您的位置: 崇左资讯网 > 历史

盛华双杰 第二百六十九章 阴云笼罩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18:24:29

盛华双杰 第二百六十九章 阴云笼罩

枯瘦如鹰爪般的手指焦急的在报纸上不停的翻动着,校长把相关的看了几遍,急得他满头的大汗,也没有在公告上找到可以免除学校相关领导的字眼,十分沮丧的眼神十分落寞,擦了把额头上的汗,这时他才发现我和润东哥在旁边强忍在憋笑。

异常难堪的脸色极为纠结,他想处罚我们,却找不到理由,因为袁大总统下了禁令,眼角跳了跳,校长瞪起如同喷火的眼睛立刻对我们吼道:“你们还站在这里干什么!还不回去上课?”

笑了笑,我和润东哥相视一眼转身走出了校长室,出了门,我和润东哥开心的对击了一下手掌,这真是个意外的结局,原以为要离开这所学校了,没想到在最后一刻居然被教育部出的公告给救了,不过能上学还是好事,尤其看到校长脸上那么精彩的表情,更是让我们舒心和痛快,这样的人就应该给他diǎn教训。

出门时我对送报纸的大爷笑了笑,以后一定要好好的感谢他,大爷的报纸送得真是给力!

几天之后,这件事情已经渐渐平息。

而我们的这位校长到底还是没有逃脱被撸掉的命运,不过换校长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学潮,是因为他对学校管理不善,于是我们的第一师范学校,两年内迎来了第四个校长。

在这个动荡的年代里,一切都是动荡的。

虽然润东哥的好友和好老师们都离开了这所学校,但新校长的到来还是让润东哥找到了继续留在这里上学的理由。

同时不得不説袁宫保让教育部发出严禁处罚学生的公告,并且确定一个‘国耻日’这是一步高棋,他表现出这样的态度,明显的让他与我们这些学生站到了一起,让学生清楚感受到,袁宫保也不愿接受这样的现实,他完全是没有办法才接受那些条件。

但,其实他还是接受了!并且还缓解了学生们的怒火。

而且,报纸上还有很多知名人士也提到,袁宫保政府与大郎帝国谈判中,去掉的那一条,恰恰是对盛华民权帝国扼制最为严重的一条,并且还有学者説,这次谈判,是弱国外交的胜利。

胜利?哼哼!

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?别人想打他脸,结果不xiǎo心打到下巴上了,他还认为他是胜利了,如果按照这样的理论,他永远也不会失败,下次别人杀掉了他,他可以説幸亏别人没连我老妈一起杀掉,这也是一个胜利,搞不懂,政治的事情我最好不去想,太累!也太让人气愤!

很快,我们第四位新校长到任。

这次润东哥没有像上次一样立刻对新校长的到来表示欢迎。

结果证明,他这种持谨慎欢迎的态度是对的,新校长到来后,不但没有如润东哥所希望的那样,撤掉我们学业中那些没用的课目,反而又给我们这些学生增加了一些课程,并且还对学校各方面都提出了更加严格的要求,甚至学校图书馆中,很多进步的图书都给封存了起来。

显然,尽管政府已经原谅了我们这些学生之前游行示威的举动,但他们依然不希望再看到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,所以他们已经从学校开始入手,想从思想上来限制住我们这些学生。

这些日子,润东哥整日愁眉不展

盛华双杰  第二百六十九章 阴云笼罩

,他没有再次去找新校长去述説关于减少学生负担的好处这些道理,相信他也知道,説了也没用,这是帝国政府的行为,他改变不了,很郁闷。

学校这里看似平静了下来。

袁宫保的政府在惊险的挨过了签定不平等条约这一关后,见国内仅仅是出现了一些游行示威的活动,便再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,他似乎觉得他可以轻松掌握此时的盛华民权帝国了,于是袁宫保的胆子更大了,他又修改了法律,把总统的任期改为10年,并且可以无限期的连任。

这个结果其实不难猜到,袁宫保此刻掌握着盛华民权帝国的绝对权威,拥有着最大的兵权,他当然想长期霸着总统这个位子。

而且就在这段时间内,不时的报纸上就会出现一些文章,提出要让盛华民权帝国实行总统世袭制,甚至还有人述説君主制的好处,説君主立宪制才是最适合盛华民权帝国的政体,因为大郎国就是君主立宪制。

文章显然是在説,盛华国内需要一个新的皇帝。

要知道,现在的报纸完全是被管制的,报纸上出现这样的文章,一定是有人授意要这么做,有人有意想要把国家向这个方向引导,这时,人们已经可以嗅得出一丝气息,现在的袁宫保不仅仅是想让自己可以长期霸着盛华民权帝国,他希望自己的子子孙孙也可以享受他今日的成果。

这让盛华民权帝国内的有识之士很是担忧,尤其像润东哥这样的人更是焦虑,一个帝国刚刚从君主制的泥潭中走出来,结果现在还要再返回去,这让盛华民权帝国的民众,从感情上根本不可能接受。

因为盛华人民对过往的伤痛记忆犹新,他们并不想再揭开阵旧的伤疤!

此刻的盛华民权帝国内,头上被大郎帝国奴役的阴霾还没散去,自身内部又弥漫出一片更大的阴云,让人透不过气来。

政治的事情我搞不懂,所以也不愿去想,所以这段时间,我在拳馆那里只是在剧烈的战斗。

现在我每遇到对手,都是用最最生猛的方式与对方硬碰硬的对砍,我这么做的目的只是为了训练我的刀法。现在我如此生猛的训练自己,都是为了与风影客的战斗做准备,我只对击败风影客感兴趣,其它的事情,现在我没时间去理会。

关于风影客身份的事情,只是偶尔掠过我的脑海,但我对此的处理是,尽可能的去忘记,一方面现在我不想让自己过于卷入复杂的局面之中,我很清楚,对于一些强大的组织来説,我这个五星斗者就是个渣,所以自己现在还是要低调。

再一方面,如果自己连风影客这样的一个人,都对付不了,还谈什么去了解他背后的强大背景,那是找死,所以现在我只把自己的目标定在,一定要打败风影客这件事情上。

这一年的事情很多,时间也过得飞快,转眼间我与风影客第二次战斗的时间已经到了。

到了这天,我来到拳馆,先是到老管家那里了解下今天比赛安排的事情。

“xiǎo蜜蜂,来啦!”

老管家看到我来,堆起满脸的褶皱,像朵老菊花般的笑着迎上来。

“今天我和风影客的比赛还是晚上最后一场吧。”我面无表情的问道,我只需要知道这些。

“是的,呵呵。”

老管家diǎn头,然后想了想,他又很大方的加上了一句让我很是不爽的话:“今天你战败,还有三个金币。”

“我呸!乌鸦嘴!”我狠狠的骂道,转身就走。

老家伙也不生气,反而笑着追着我问道:“怎么,那你有信心战胜风影客?”

没理他,脚步没停我直接走了出去,到了外面,放缓步子之后我叹了口气,其实我心里依然对战胜风影客没有一diǎn信心,虽然我知道,现在我的出刀速度和力量要比一年前强出很多,而且我功底也要比一年前更加扎实,但我知道,自己距离风影客依然有很大的差距。

我感觉得出,风影客的刀法一定是在极为特殊环境中训练出来的,而我这样的训练方式与风影客的训练方式是没办法比的,一两年时间是很难追得上对手。

获胜希望依然渺茫,但,既然对手给了我一年的时间,我当然不会退缩,也许我的奇招能发挥作用,也许对手大意会给我机会,也许今天我运气好……,谁知道呢?所以,我并不是没有一丝获胜的希望。

但这一切的前提条件是,我也许的这一切都成立,我就有获胜的希望。

不过对于像风影客那么职业的选手来説,想让他犯错误简直是难之又难的。

是的,现在我想像得出,风影客就是职业型的选手,甚至是个职业杀手,出奇的冷静,又异常的狠辣,再加上强悍的战斗技巧,这些都让与他的战斗变得无比艰难,这也是他常年不败的原因。

而我这个靠砍蚱蜢出身的杂牌军,今天就要用杂乱的打法,挑战他不败的神话。

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免费热线
北京京都儿童医院住院费多少
北京京都儿童医院的治疗费高吗
北京京都儿童医院看病价位
北京京都儿童医院价钱多少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