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崇左资讯网 > 历史

深圳新生儿病危被救有脑病家属打骂医生

发布时间:2019-10-13 04:33:15

深圳新生儿病危被救有脑病 家属打骂医生

医生救活脑病新生儿反被家长打

打人父亲称新生儿或患脑瘫,自然夭折可让全家免受长期痛苦;医生坚信救人无错

 

医生罗军手执陈先生的道歉书同讲述事发经过。

救死扶伤本是医生天职,但现实却将产科医生罗军卷入一场意外的是非当中。11月3日凌晨4时,一孕妇因临盆被送往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,经罗军检查发现,胎儿因窒息时间太长,必须马上抢救。但面对胎儿脑瘫的可能,孩子的父亲陈先生选择了放弃。然而,手术室内的手术很成功,新生儿被救活。

可直到11月8日,当陈先生得知,儿子因窒息造成脑部损伤,被诊断为缺血缺氧性脑病,今后有脑瘫的可能,情绪失控竟责骂医生并动手打人。尽管事后经警方调解,陈先生已道歉,但至今他仍埋怨医生不该施救。

这根本不是医疗纠纷,而是一个道义问题。救活小孩子是我救死扶伤的职责,如果见死不救,那才真是医生失职。

——医生

脑瘫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,而是一枚定时炸弹。让他自然夭折,痛也就是这一阵子,之后也就过了,对不对?

——新生儿家长

新生儿或面临脑瘫

昨日上午,在市二医院产科医生办公室,见到新生儿父亲陈先生。与其他初为人父的家长不同,儿子的降生似乎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欣喜。相反,经过核磁共振检查,儿子被诊断为缺血缺氧,这也成了陈先生的心理负担,因为只有在1到5年之后,儿子是否会脑瘫才能被确认。

“因为存在脑瘫可能,已对家人产生了伤害。如今生了儿了,但我都不敢告诉别人。”陈先生认为,脑部发生根本性损伤,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,而是一枚定时炸弹,令自己无法喘息。

陈先生告诉,事情要从11月3日说起,当天凌晨4时左右,妻子有临产的征兆,便来到市二医院生产,但在检查过程中,医生发现胎儿有窒息症状,而且窒息时间较长。为抢救胎儿,医院立刻准备剖腹产。

儿子在生产时之所以窒息,陈先生称,医生认为胎儿在腹中时,可能由于脐带里有血栓,以至胎儿供氧不足。而陈先生昨日去医院,也是为了来拿脐带的病理检测报告。

陈先生说,现在妻儿都已回家,儿子出生时4斤半,目前身体各方面情况恢复良好,但不愿前去打扰家人。

父亲称不该施救

纠纷就缘起于之后的抢救。“医生救得很及时,但是我的怨恨在于,怕小孩以后真的有问题,这是一辈子的沉重负担。”对于医生抢救儿子的举动,陈先生也并非全盘否定,但他说,最让他难忍的是医生在抢救前,一再声称胎儿窒息8分钟生出来可能是个“傻子”。

“我火就火在,你当时就告诉我,小孩子生出来会是个大白痴。”陈先生说,当时他只能祈祷大人平安,一直在手术室外等着。但不一会儿,一名护士跑出来说“孩子生了,但没呼吸,没心跳”。“我当时就说,那你就别抢救呗,这个小孩我不要了,让他自然夭折,就是这样子。痛,我也就是这一阵子,之后也就过了,对不对?我现在还年轻,过个一两年,再要个健健康康的,一家人多好,对不对?”

陈先生说,妇产科医生罗军救活了小孩,他也别无选择,只能马上转新生儿科,配合医生治疗。他说,对于小孩今后究竟是否可能脑瘫,医生始终模棱两可,没有确切答案。

陈先生说,11月8日,他拿到核磁共振报告,测出小孩脑部缺血缺氧,而且确认存在脑病。他当时气就来了,就想打罗军,于是冲进了医生办公室。在其道歉信中他承认打了罗医生,经过多人拉住及劝说,认识到打人解决不了问题。

 

 

新生儿父亲到医院拿脐带病理检测报告。

“这是个道德问题”

“这根本不是医疗纠纷,而是一个道义问题。救活小孩子是我救死扶伤的职责,如果见死不救,那才真是我们的失职。”自11月8日冲突发生之后,罗军一直处于休假状态。昨日中午,当见到罗军时,他强调在整个事情中,自己并无过错,而是陈先生根本不配为人父。事后,陈先生也为冲突一事向他道歉,并写有道歉书,但他不定期没有原谅陈先生。

“胎儿窒息,可能有脑瘫后果,甚至可能死亡。在手术前,我将这些告诉了陈先生,是尽一个医生的告知义务。而且到现在,也没有人说,他的小孩一定会不正常。”罗军说,小孩子出生后,新生儿科医生评分为2分,即小孩有生命体征,只是有严重窒息。按照相关程序,医生必须马上施救,最终成功地救回新生儿一条命。“至于当时家属说要放弃胎儿,我没有听到这句话。而且当时情况紧急,不可能有时间与家属沟通。”

对于陈先生指称在手术过程中曾有护士称小孩没呼吸、没心跳一事,罗军表示并不知情。至于告知陈先生手术风险时,是否曾说过因窒息超过8分钟、胎儿出生智力可能有问题一事,罗军表示已记不清楚。

医生担心小孩安全曾报警

“当时我在处理病人,而他怒气冲天,突然冲上来打我,将我踹到地上,我的膝盖和手臂受了伤。”对于11月8日的冲突,罗军这样描述,并称在整个过程中陈先生一直不断叫骂,称作为医生的罗军不该救活小孩,他全家都被害了。

据陈先生讲,在一系列事件发生后,有人报警,谎称他要掐死小孩。为此,警方还找他问话。

对此,罗军承认报警是他所为,因为他担心新生儿的安全,只是希望警方关注陈先生,如果小孩死了,警方一定要负责调查,而警方也表示可以告诫。

放弃救治有严格程序

罗军称,国家关于放弃新生儿救治的程序非常严格。比如新生儿患有严重畸形缺陷等情况,而且必须有二家三甲医院认定,最终还得有书面签字文件,事后还会启动相关调查。在该起事件中,陈先生小孩的情况紧急,不属于放弃救治一类。

对于陈先生所称要求放弃救治一说,市二医院院方表示,放弃程序有个过程,不可能嘴上说不抢救就可以。而且,在这过程中,病人家属心情也可能左右摇摆,因此不抢救必须有一个书面文件。不能是病人或家属第一秒说放弃,第二秒医院就真的可以放弃的。

微信卖东西怎么宣传
如何搭建微商城
分销微商城多少钱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