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崇左资讯网 > 时尚

龙舞戮尊 第二百五十七章 似乎喜欢上你了

发布时间:2019-09-16 16:06:59

龙舞戮尊 第二百五十七章 似乎喜欢上你了

女子听到这样的理由,右手将额前青丝撩到耳后,随手的动作却有千种风情,让整个屋子的呼吸声顿时变重了许多“就因为这样的理由,却去得罪城内最大的家族,如果是你以为这个理由只是为了糊弄住我,很不幸的告诉你,你很傻,如果真的是这样一个理由,不幸的告诉你,你依然很傻。”

女子轻笑着,却宛如荷花花开,看的人如痴如醉。

萧兮不得不承认,面前的女人论姿色,绝对不输梦丝雨和霜泷两位佳人,或许是其功法缘故,那独有的妩媚气息,却远不是二位佳人能及。

不过萧兮好说也是和这俩绝色美女呆久了的人,论抵抗力,同样远非常人能比,所以微微出神一下,便反应了过来。

“唔,看样子不知不觉,我这个救命恩人,就成了傻蛋了。”萧兮无奈的笑着,这女子,似乎在防备这什么。

“看着我的眼睛,告诉我,你真的是路过,却为了一个萍水相逢的女人被打成重伤,是这样吗?”女人眼神复杂的看着萧兮,似是在等待着什么,又像是在抉择着什么。

“很不幸,我这个傻瓜经历的,就是你说的的过程,”萧兮很无奈的摊了摊手,在这过程中,一双眸子,却始终没有离开过女人的眼眸。

心里却是有些不好意思,虽然为了萍水相逢的美人出手是事实,但被打成重伤这个,真的只是他的玩心所致。

正想着,忽然一阵清风徐来,带着淡淡的荷花香味,一个柔软的身躯扑到了自己的怀中。

“我……”萧兮感受到突如其来的温暖与柔软,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这女人的脑袋瓜里,到底都在想些什么?刚才还在说他傻呢,怎么又投怀送抱了?

刚开始还好,可逐渐的,女人的脑袋低垂,竟是趴在自己胸口哭了起来!

萧兮真的是有些不知所措,作为初入江湖的小处男,他连初恋都没有,哪知道怎么解决这种情况啊。

“呜呜……”的声音不断传出,胸口的衣物也被沾湿,萧兮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美人,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安慰,只得任其哭泣,偶尔伸手在美人玉背上轻抚着,以作安慰。

静静的嗅着女人身上的荷花香味,回想女人给他的感觉,他突然发现面前的女人,是个很矛盾结合体啊。

荷花乃花中君子,出淤泥而不染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什么的,无不显示着荷花的洁身自好,可这女人身上,随便一个动作一个表情,都透着妩媚的气息,若非他定力非凡,又常混在美女堆里,刚才女人主动投怀送抱的时候,怎么也不可能只是摸了摸纤腰而已啊!

洁身自好,与妩媚动人结合在一起,真是个有趣的女人啊。

萧兮发现,他对这女人,产生兴趣了。

那凌鹰见女人喊停之后竟然是去抱那混蛋!这哪能忍,手一挥,示意众人一起冲了上来,这回说什么也不能放了这混蛋啊!不把他给凌迟了,不能解心头之恨啊!

萧兮都没动,钟叔便冲了上来,挡在众人面前,虽然只是微放气息,却有千钧之力压了上来,动弹不得,一时间,只得静静看着萧兮他们秀恩爱。

凌鹰他们面上平静,心里哪能平静,这人是谁?只靠气息就能将他们压的动弹不得,这绝对是六级之上的实力啊!这方天城内,可没这样的高手!而且看样子,这高手似乎是维护那陌生的混小子的?这可让他们背后满是冷汗,他们再狂,在这大高手面前,也得夹着尾巴啊,毕竟生死,只是人家一手指头的事!

当女人终于停止了哭泣,抬起头时,那面孔却让萧兮有些痴了,梨花带雨的小女人模样,在这女人身上竟然都硬是给搞出了妩媚的气息!这女人,实在是尤物啊!

女人察觉到自己的失态,擦了擦的泪水,惨然的笑道“谢谢你。”

“不客气。”萧兮耸肩笑看女人,似乎在等待她的下文。

女人轻咬薄唇,玉臂一勾,勾到萧兮的脖子上,凑到萧兮耳边,用足以令任何男人疯狂的妩媚声音,道“傻瓜,我发现,我似乎,喜欢上你了。”

“砰砰,砰砰……”萧兮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疯狂跳动,什么情况?自己这是,被表白了?被女人?还是个绝世尤物的女人?只是,当萧兮看到女人眸中那一抹绝望与惨然,他突然冷静下来,“这怎么听起来,那么像是离别的宣言呢?”

“是啊。”萧兮没想到,女人竟然答应了,确认了!“若是早一点遇到你,或许一切,都不一样了。”

真是可悲呢,才刚刚要喜欢上一个人,就要分开了,不过也好,最起码,了却了一桩心愿。

女人想着,似乎坚定了决心“你放心,我一定会让你平安出城的!”

女人站起身来,冲着萧兮绽放了一抹笑容,凄美无比,好似一抹荷花在骤雨的打击下,倔强的坚持着,让人新生一种怜惜一番的冲动。

萧兮不由得痴了,似在琢磨女人的话,似在回味女人的笑。

女人素手轻抬,将面上的泪渍擦净,只是一个动作,却惹得无数人呼吸沉重,无处不在的媚与美,让人男人们都燥热起来。

女人看向凌鹰,冷声道“在走之前,我可以告诉你我的身份。”

“洗耳恭听。”凌鹰有些不耐烦的道,这样的美人,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将他带回府里好好疼爱一番了!

深呼一口气,仿佛做出了什么重大的决定,惨然的笑着“薛家,薛荷。”

安静。

围观群众们不解,因为他们并不知道这个名字代表的意义。

凌鹰与身后几人听后,面色直接一片惨白,没定力的直接跪倒在了地上,嘴哆嗦着,似乎听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。

凌鹰面色一片惨白,咽了咽嗓子,不可置信的,一字一顿的问。“薛家,薛荷……萧家,萧兮的,未婚妻?”

“是我。”女人有些惨然的笑着,“现在,还想带我回去吗?”

“我我我我我我……”那凌鹰腿脚一哆嗦,直接跪倒在了地上“少夫人饶命!少夫人饶命!您大人不记小人过!千万别和咱计较啊!我是一时脑抽!真的没有要冒犯您的意思!”

这模样,比之狗腿子都不如。

其余原本不知道情况的,现在也纷纷咽起了嗓子,这女人的来头,不是一般的大啊。

都别说起身后的薛家了,就是那重身份摆出来,都足以震住场面了啊!

萧兮的未婚妻!特么的!现在大陆上有谁能惹得起!都别说萧家了!就是他身后的师傅乱大师!都没几个势力敢冒犯啊!!而且其本身还是精英封圣中的一匹黑马,潜力无限,给个十几二十年,绝对又是个一派之主级别的巅峰强者!

惹了他的未婚妻?!

刚才还在嘲讽萧兮的,一个个全都哑巴了,面色惨白,纷纷悄然退场,谁都不希望这萧兮的未婚妻和萧兮打小报告,让萧兮过来找他们麻烦,至于之前城主那件事,根本就是个笑话!

城主?都别说只是二线城市的方天城!人家未婚夫可是当着一线城市圣晶城主的面,叫嚣着灭了杀手的猛人!他区区一个二线城主!算个鸟毛啊!

现在没有人去讥讽凌鹰,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,许多人能想到,最合理的做法,似乎也只有这样跪地求饶。

就在这时,门外,一个阴柔的声音突然响起,“当然要带走,薛姑娘离家出走,可是让薛家主着急万分,既然今日遇见,自然要帮帮忙,将薛姑娘送回薛府,毕竟,这马上就是您和萧少主的定亲仪式了。”

离家出走?!!定亲仪式?!!

难不成这薛姑娘是不喜欢萧少主,才离家出走的?!

一记又一记的重磅炸弹,让因为路过在这里吃饭的幸福的快晕过去了!一天之内,连续碰到这样的大事件!这次一定能凭借这个消息让自己的地位更进一步!哈哈,成为主编不是梦啊!开心的想着。

只是,有心人,却将目光看向了呆滞的萧兮,心中不断嗤笑,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,竟然吃了萧家少主未婚妻的豆腐?

见到萧兮呆滞的面庞,还道是这人因为自己刚才搂了萧兮的女人,怕以后被报复吓傻了呢!不过,不论如何,刚才二人拥抱的事情是铁板钉钉,而且似乎,薛荷,真的对这么一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,就会吹牛比的小子,动真感情了!不论如何,那混小子惹了凌家,又惹了萧家,恐怕,是要从人间除名了。

许多人腹黑的想着。

刚才说话的白衣男子在众人的目光中缓步走入酒楼,眼神轻蔑的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凌鹰,不屑的冷哼一声,

在座不少人都认识他――凌家的二少爷,凌音,是凌家家主的不二之选。

凌鹰虽然实力不错,可那是天材地宝堆上来的,真要凭天赋,无论是经商,为人处世,还是修炼等各个方面,都明显不如凌音来的强,所以在家族中,凌鹰的地位一直都是不如凌音,所以相比于对凌鹰的谄媚,更多人更愿意与凌音交好。

所以凌鹰刚才来时的谄媚声音已经极少出现,取而代之的,则是一些问好的声音,显然是一些和凌音关系不错,有生意往来的人。

凌音一一打了招呼,便不再说话,看向薛荷,目光虽然有些火热

,但却很好的压制了下来“薛姑娘,请和我们走一趟吧,不要让我们为难。”

“好,我跟你们走。”薛荷咬牙切齿的道。

薛荷真的没料到他们来的这么快,本来还想趁机在这里多留意几天,甚至趁机和那家伙一起逃出城的!

可看样子,那该死的萧家寻找自己的力度,真的很大!竟然连这里都有人接到了搜寻自己的消息!

拉水便能吃什么
宝宝消化不良又吐又拉
跌打损伤的应急处理
老年人风湿骨痛用什么治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